Thursday, February 21, 2008

21 Feb 2008 悼「青文書屋」老闆羅志華

讀「青文書屋」老闆不幸意外逝世的消息,心裡戚戚。「青文書屋」是的少年時代的印記,那是我讀席慕蓉詩篇、讀錢穆和唐君毅的日子,是聽Japan 的日子。那是生命中不需要也不懂得留白的日子...

記得前幾年,闊別十八年再見的男友回到香港,一日與他走過灣仔,他指著青文的招牌向我說:是妳帶我來看書的 - 那時我們讀中一。

觸動了深層回憶中的一頁...

原來我看到老闆羅志華的時候是那樣的年輕,年輕得來不及珍惜,青文便關門了。忽然間才驚覺,香港的豐裕經濟原來養不活一家小書店...

看到這則悲袞的新聞,想起最近看的一本英譯捷克小說《過於喧囂的孤獨Too Loud a Solitude 》,作家赫拉巴爾( Bohumil Hrabal) 筆下的主人翁是一位終日在破爛中的骯髒老人,與廢紙為伍,渾身髒臭,袖管裡還會竄出一隻老鼠。老人包著廢紙,打包著他日復一日的生命。他打開他珍愛的書籍,翻到最動人的一段,放在層層疊疊的廢紙中間,打成一個包,外頭再裹上一幅複製的名畫。儘管擺放壓力機的地下室蒼蠅成群、老鼠橫行,這潮濕惡臭的地窖卻在他的遊戲裡,在他的微笑裡成為天堂。 

肥姐之外,羅老闆也請:一路好走。




【明報專訊】多年來有不少本港老中青作家和文藝青年聚腳的「青文書屋」,其老闆羅志華于年廿八( 2月 4日)在大角嘴合桃街貨倉整理書籍期間,疑遭 20多箱塌下的書本壓困,失救致死,尸體一直藏于貨倉無人得知。直至前日大廈看更聞到惡臭報警,始揭發羅死於書叢中。「青文」結業前最後一名顧客為文化人馬家輝,他形容羅志華是文化界的「幕後推手」,「賣書者死於書堆中,是一種黑色幽默」。 編輯出版發行 推動本地文化45歲的羅志華由 88年開始接手青文書屋,跟出版行業有關的範疇,他幾乎都做過。最為人津津樂道的「文化視野系列」,從找作者、編輯出版以至發行,他都一手包辦。而青文可說是文藝青年及作家的聚腳地,因為租約問題,于 06年 8月 31日結業。愛書如命的羅志華遂把數以千計書籍暫時搬到合桃街 2號福星工廠大廈 10樓一個約 100呎的分租貨倉,繼續經營等候機會再次開店,未料到貨倉執拾時死於書叢中。馬家輝﹕死於書堆是黑色幽默留連「青文」逾 20載的文化人馬家輝,聽到羅志華的死訊後感到「有點詭異」,認為「賣書者死於書堆中,是一種黑色幽默」,慨嘆這老朋友「死得很文學性」。他印象中的羅性格堅忍,喜歡靜靜坐在店內,默默看守店子,偶爾與顧客寒暄一句,當提到太極,羅便會滔滔不絕,更曾邀請他一起耍太極,但馬因不慣早起而婉拒。馬家輝形容羅是文化界的「幕後推手」,積極協助顧客訂閱書籍,即使經濟拮據,仍堅持守?書屋推動出版事業,誰想到會有這悲劇結局,馬只能慨嘆「人生無常」。與羅志華認識多年的作家葉輝,對羅的死訊感到「無法相信」。他表示,羅並非善于經營的生意人,本港近 10年最重要的文學作品,近半由青文書局出版,對文代界供獻良多,惟這類人文書籍並未令羅志華賺個盤滿砵滿,最終導致書屋結業收場。葉輝指出,結業可能是最佳的解決方法,但羅為人樂觀,是理想主義者,仍然堅持租貨倉等待下一個開店機會。前日上午 11時許,大廈看更巡邏至分租貨倉門外時,聞到陣陣濃烈惡臭,報警揭發事件。警方發現羅被埋於約 20箱書籍下,屍體嚴重腐爛,警方相信死者於年廿八返回上址貨倉,因病發昏迷或遭載滿書籍的紙箱壓住,失救致死,案件無可疑。

3 comments:

joyce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joyce said...

近日看了多篇羅先生顧客、老友給他寫的追悼文章,都是在歎息。

昨天兩番與文化人談及羅先生,歎息之餘,還是歎息。

結論是:文化人,一定先從理財入手。開書局,一定要間舖係自己物業。

M said...

叫Tony入股詩萍萍基金,買定層商業樓!